超声能为抗疫新冠肺炎做点什么?

                                         超声能为抗疫新冠肺炎做点什么?

    超声新冠肺炎的诊断与分期或分型等有临床医师、CT和实验室检查,个人觉得单纯诊断,超声不需要去凑这个热闹,因为病变的范围确认肯定不能和CT相比。但若没有CT(目前不存在),或不宜接触X线的患者(孕妇、儿童),超声结合病史可以诊断。故笔者认为新冠肺炎的诊治中超声的角色是:做超声能做好的事情!

??1,不宜接触X线的患者(孕妇、儿童)的新冠肺炎临床诊断;

??2,CT和患者都不能或不适合移动,当患者确诊后床旁超声根据CT的提示,定时的监测对比病灶的变化,为病情的发展及治疗提供参考;

??3,同时对生命体征的监测,多器官功能的监测发挥最大效能;

??4,伴随基础疾病的检查;

??5,超声引导各类穿刺置管等。

??新冠肺炎属于病毒性肺炎,其病理改变为急性间质性肺炎,形态似大叶性肺炎,病灶分布于胸膜下,尤其外帯,呈周围型。早期:病原侵犯支气管、细支气管、周围组织及小叶间隔等肺间质充血水肿,淋巴细胞、单核细胞浸润,使肺泡间隔明显增厚,但肺泡内无渗出或仅有少许浆液。病情进展:波及肺泡腔,肺泡腔内出现浆液、纤维素、单核细胞、巨噬细胞等,进一步发展为支气管、细支气管及肺泡壁发生变性、坏死导致实变不张。渗出明显者,浆液纤维素性渗出无浓缩在肺泡腔表面形成透明膜。常合并细菌感染导致化脓性病变。

??首先分析肺的实变:

??非肿瘤性的肺实变,肺泡内的气体被液体或实性成分占据,超声可见斑片状低回声区,呈实性组织征或破布征,伴随或不伴随空气支气管征。但实变区域的位置与大小影响空气支气管征的判断。肯定的空气支气管征可以提示实变部分主体结构存在;散在的气体征象必须结合回声排除脓肿产生的气体,CDFI见规律的血流信号,肯定支持只是实变,而不一定合并坏死或脓肿(CDFI的显示受实变的大小和呼吸运动的干扰)。

??再明确两个要点:

??1,B线的产生不管是间质水肿还是肺泡水肿,都存在气泡的参与。那么有B线证明你超声检查到的肺还含气,但有水肿。

??2,实变的肺肯定不含气体,提示不张或坏死。

??战友从前方发回的视频分析:

??新冠肺炎的超声表现基本上的改变都是:肺滑存在,致密B线--白肺,部分病例见胸膜下不规则低回声区,呈破布征。出现低回声的症状较单纯融合B线的患者症状严重。

??超声在监测新冠肺炎诊治中的大胆“猜想”

??1,单纯致密B线,就是提示弥漫的肺间质水肿或和肺泡水肿被超声检查到,此期胸膜下超声能探及的区域肺泡腔可能没有受累,没有胸膜下的实变,更没有坏死出现。

??2,B线区域越大肯定受累肺组织越多,症状越重;治疗中致密B线面积渐增大或突然大面积扩大是否要考虑病情加重或心肺交互作用?

??3,致密B线合并破布征,提示肺泡腔受累,渗出严重可能合并坏死或脓肿。固然低回声区域越大越多,症状越重。a.空气支气管征存在,规律血流信号存在,考虑局限实变,坏死不存在或不严重。b.空气支气管征不存在,规律血流信号存在,渗出更严重,不一定合并坏死。c.空气支气管征不存在,局限呈无回声,规律血流信号消失,提示病情更加严重,有坏死或合并脓肿形成。但空气支气管征与CDFI显示是否受到限制,单纯以破布征的大小、多少来判定是否更客观?

??4,若所有的肺超声检查结果不能解释呼吸系统相关病情的恶化,应关注其他器官的功能特别是心脏,细胞因子风暴一般累及多器官;还需再次CT检查,超声毕竟只能观察到表浅的病变。

??5, 病情好转主要靠症状支持,同时不断的检查,多次结果对比,B线减少,破布征低回声区域的缩小。

??笔者没有实际操作检查,我们重症医学科的战士非超声专业,回馈的超声信息是否准确和全面,不能肯定。故此文仅仅是表达一点思考而已……

??来源:志敏超声